欢迎访问天地人文章网 您还没有 [ 登录 ]

雪的怀念

时间:2015-07-07 ?? 阅读: 次 ?? 来源:未知
编辑:天地人

作雪,这几天我总是听到这个词。其实,是我在幸福地孕育,就像十月怀胎一样。

彤云密布的天空是我的温床,我在里面不停地闹腾着,像个十足调皮的小孩。要成型了,我摩挲着那滚圆的腹部,脸上溢满了幸福。

快临产了,我有些焦躁不安。于是,催促风兄弟为我吹响前行的柳笛,邀请雨姐妹帮我唱响起舞的前奏。天蒙蒙亮时,我腹部绞痛,羊水似乎要破了。不一会儿,我在喜悦和紧张中哇哇坠地了。我在天空随意曼舞,风儿扯着我向裹着纱衣的蓝色球体飘去。伙伴们手拉着手,有时候还蹭着我的脸,蹭得我痒痒的,发出咯咯咯的笑声。

且歌且舞。当我俯视大地时,我犹豫了,心生彷徨。我会落到哪儿呢?草尖上,那儿有农药的残留,我可不想自杀!河水里,那儿腥臭无比,会弄脏我的!白皙的脸上,我可不想去,他们的口臭会让我晕倒的,还会烦躁地说,臭雪,真冷!我漠然地在空中乱舞,我看见我的伙伴身形消瘦,发出酸酸的硫磺味;我看见伙伴捂着鼻子,迫不得已地落在了汽车的尾部……

我会瞬间即逝,裹满污垢吧?

这样想着,我不禁泪潸潸了。我怀念古代了,想起一位老兵。他征战归来,站在寒风中吟唱起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。”塑风凛凛,瑞雪纷纷。我似乎看见杨时紧了紧领口,不停地搓着双手,和游酢站在一尺多厚的雪地里,等候先生瞑坐醒来。

唐朝是我飘得最盛的时候,我特别怀念。

那时候,我是厚重的,很有诗意。唐朝的我,千年不化,万古长存。我屏息侧耳,听见了唐朝的脉动,感受到了诗人的热火冰肠。

那时的我洁白,冷峻,孤傲,阴郁……

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广袤无垠、万籁俱寂。老人谪居永州,他的心境该是多么孤寒呀!披上蓑衣,戴上斗笠,一个人静静来到来到江上和我拥抱,峻洁清冷的内心给予我莫大的我温存。座座山峰,看不见飞鸟的形影,条条小路,也都没有行人的足迹。老人乘着一叶孤舟,在寒江上独自垂钓。他的顽强不屈,兀傲脱俗让我的心胸燃起了一团炽热的烈火。

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,雪过初晴,万里空明,我躺在青草地上做梦。祖咏从我身边走过,他深情地望了我一眼,然后坐在案前泼墨挥毫。“终南阴岭秀,积雪浮云端。林表明霁色,城中增暮寒。”巍峨的终南山傲然耸立,山顶积雪皑皑,飘浮云端;林表余辉返照,寒光闪闪;雾霭轻盈漫舞,缭绕变幻。祖咏看了此景,有的是兴奋,有的是寒凉。是我触动了一颗伤感的心灵,我看见了一个心情复杂的祖咏向我走来。

唐朝的将士特别喜欢我,我对他们也很痴情。我向天长啸,向野狂舞,飘在硝烟弥漫的战场。我成了大唐将士的灵魂!我领略到了那俯瞰大地的气魄,威震四方的豪迈。“欲将轻骑逐,大雪满弓刀。”月黑雁飞,单于想在大雪之夜逃走,我看见将士们策马扬刀,乘胜追击,杀声震天。这是怎样的血性,又是怎样的英勇?“五月天山雪,无花只有寒。”大雪纷飞,天寒地冻,大唐将士“宵眠抱玉鞍”,随时“愿将腰下剑,直为斩楼兰”。怎能不让我扑进诗仙的情怀,共拥那照亮夜空的猎猎光芒?

走过豪迈的征程,携着一路的痴诚,与我千年相约 “马毛带雪汗气蒸,五花连钱旋作冰。”“关山正飞雪,烽火断无烟。”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……我想,在战火硝烟,疆场搏杀里,我为唐人迸发出多少浓烈的激情啊。

风吹的很急,他不让我多想。我也不想那么多了,入山则山之高大,入水则水之阔远。我跟着前赴后继的伙伴儿一头扎进了大地,覆盖了地上的污秽和荒芜!

0
我要投稿
猜你喜欢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575891117@qq.com
返回顶部